U赢电竞 > Uwin电竞 > 正文

灵魂是生命之光,飘荡在虚与实的幻影中

2017-05-16 19:05   来源:网络

  “知道从那来,将往那里去”。这是上世纪1996年早春,人民艺术家孙道临先生饱含哲理的题词。那天,孙道临老师和上海电影局局长吴贻弓、上海电影厂厂长朱永德,上饶市建委主任吴丽跃、上饶市地产总公司经理张齐英、上饶日报记者邓雯等,相聚上海影城,祝贺上海电影制片厂跟上饶市人民政府共建“中华百家姓始祖蜡像馆”。第二天,合作方安排我们参观电影棚,上影厂制景车间主任孙景山称,陈凯歌导演的《风月》剧组前脚走,张艺谋导演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剧组后脚到。上海是中国电影发祥地,上影厂成立以来,制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影片,著名导演和大明星,跟上影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们第一次在电影棚里,看巩俐演戏,同期声录制,观众不能出声。间歇时,才敢邀请如日中天的导演、大红大紫的明星合影留念。当时我的灵魂在耳边欣慰的赞许:这辈子跟电影终于结缘啦!我暗下决心,将来有能力时,一定要投资拍电影。后来,我在上饶晚报发表一篇散文,称赞第五代导演把功夫用在剖析人性、探究灵魂,真的切中要害,抓住重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近来常做怪梦,发生在陌生的环境和恐怖的背景中,甚至有点毛骨悚然,绝对骇人听闻。究其根由,恐怕与自己夜以继日、在奥斯卡影院欣赏美国大片有关。日前,几位朋友在西二环天宁寺,聊心灵感应与灵魂出窍。东城朋友童年时,到积水潭医院给弥留之际的爷爷送终,趴在椅子上睡着了,半夜突然醒来,说刚才爷爷起床抱他。当时老人奄奄一息,雌黄小儿做梦罢了。谁知第二天早晨,奇迹终于出现,老人真的起床亲吻孙子。有一天家里来客,他悄悄告诉母亲,其中一人将被汽车撞死,果真当天在西直门桥发生交通事故,那人抢救无效死亡。有一次在饭局上,他拒绝跟领导握手,强调没必要跟死人套近乎,不久这位领导真就自杀身亡。我对朋友的特异功能,深信不疑。这天,自己大脑一片空白,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回家挑灯夜读,研究描写灵魂的文章。突然想起20年前往事,特别是孙道临老师谈笑风生的神态和声音,维妙维肖出现在眼前。面对孤独的灵魂,早已心恢意冷,怨也无用,只能顺势而为。研究灵魂的专家学者,想必早已掌握灵魂主宰人性的事实,搞清了生与死和来与去的关系。

  灵魂是主宰人的思想、行为、精神、感情等潜意识的一种未知的非物质因素,每一个人都有独特的灵魂,伴随其成长发生变化,随着个体的生而显灵,死而消失。灵魂乃是生命之光,飘荡在现实和梦想中间,游仞于虚与实的缝隙中,控制人性的善与恶,决定祸福人生。随时可以跟灵魂对话,只要你需要他就会出现。但是凡人不在乎,也不懂得珍惜。高人却净身焚香,虔诚肃穆,向灵魂讨教如何规避祸殃。圣人感叹,朝闻道夕死可矣。如果明白生死轮回的道理,便豁然开朗,坦坦荡荡谢幕。真正大彻大悟的是:“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人在奋斗和旅行中,找到生命价值与人生意义,灵魂跟生命如影随行。上帝和如来佛均为接引纯洁的灵魂,顺利到达天国与西方极乐世界而高举明灯。高贵的灵魂不再是哲学家或传教士的专利,己成普通人的生命之光。

  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说:灵魂不存在于宗教,不存在于哲学,也不存在于心理学,它就生存于神经细胞中。灵魂或是说意识能够与大脑分离而且不能被科学所解释的理论已经是陈旧的神话。回顾人类研究大脑的历史,已经不仅仅是刻画大脑如何接受刺激,而是掌握人类灵魂的本质。人的灵魂是由大脑的特定细胞产生的,即人的“灵魂细胞”,灵魂或意识就是由这些细胞所产生的。人体大脑中某一部分神经元产生并控制了人的灵魂。而这些产生和控制灵魂的神经细胞位于大脑皮层后部到前缘的一小块区域。所以,当人死后,没有神经元的相互活动和产生并传递的神经递质(许多化学物质),意识和灵魂就没有了,那么,独立于身体之外的灵魂当然就不存在。灵魂只能存在于有生命的躯体中。

  如果不去惊动灵魂,他将永远安静、忠诚、不离左右跟自己站在一起。无须跟他搭讪,不必听他低呓,不用给他笑脸,就像“舍利子,是诸法空象,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这一刻,只管自己的心灵保持宁静、清醒、洞察秋毫,准备出击。让私心远走,使欲望缺席,请慈善到场,给正义座位。唯其如此,你与灵魂的交流与对话,才能畅通。当你孤独时,特别是在夜深人静、阴气最重的时刻,才能跟自己的灵魂相遇相诉。平时为了生存,实为逃避心灵空虚,装作忙碌的样子,是一种不自信的无奈之举。没有看够沿途的秀美风景,却听见独踽的脚步声,以及怀抱心慌意乱、惶恐不安的情绪。

  倘若将灵魂比喻为金尊,那么装满仙境的净水,就是为了洗涤蒙尘的心灵。如果盛下五谷杂粮酿制的琼浆玉液,或许成就饮者留下千古传唱的诗篇。想让君王赞不绝口,那就拿出哲学家的智慧,引诱吾皇开怀畅饮!假如要逗众生开心,只需告之饮仙界之水能长生不老,芸芸众生肯定趋之若鹜,争喝仙水。意念中的灵魂金尊究竟有多大的容量?据说大到可吞万物不溢出,小到每人分配的报酬,总跟自己流出的汗水,等量均衡。

  灵魂的特点,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守护着神圣的领地,不容外敌侵犯。当你遭受污辱,压制自己的愤怒,采取息事宁人,准备握手言和时,灵魂便会暴跳如雷,激活血性的刚强斗志。在遇到困惑及应对难题时,也许能够听见灵魂的呢喃。即使两颗擦出爱情火花的心灵,也无法让两个孤独的灵魂,并肩同行。动人心弦的爱情故事,是诗人心中永恒的浪漫诗篇,也是画家眼中最美的色彩,诗情画意在爱情面前不幸沦为二线品牌,就连亲情的光芒也盖不住两颗心撞击的火光。被驱逐的私心想要回来实施报复,缺席的欲望也准备伺机发难,结果还是被慈善打得落荒而逃,正义高坐主席台。

  不论穷人,还是百万富翁,每人都是一个独立体。从来就是以我为中心,开始认识和改造世界。内心里自己是世界的主人,现实中也许正在流汗干杂活,精神上却是上流社会的理想主义者。经济上梦想像犹太人那样,变成财富拥有者,政治上妄想像希特勒一样,统治全世界。喜欢白日做梦,把欺负自己的恶人,在意念法庭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恩重如山的好人,献上长生不老的寿桃,入住风景如画的庄园。人的灵魂孤独寂寞,因为家庭背景、教育环境、社会地位、宗教信仰、民族阶级等不尽相同,导致孤独程度千差万别。尽管内心堆积了宗教的博爱,可惜挚爱也无力抚慰孤独的灵魂。

  每人心中都有一尊顶礼膜拜的佛,这是唯一可以驱赶孤独的法宝。自己能够感悟到众生的孤独灵魂,在四处游荡。身同感受才会对别人充满敬意,或者表达仇视。无论是在艰难的求生道路上,还是在黑暗中追求光明,渴望彼此相携,乃至并肩而行。也许殊途同归,心中的圣地,毕竟是灵魂的寄存处。虽然无法说清楚,圣地究竟怎样宏伟壮美。然而,追求光明的信念,对未来的憧憬,却是人生的奋斗源泉。回到现实中,我朋友直率地说,买得起自己喜欢的房子和汽车,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有一位我爱的也爱我的红颜知已,不因人来人往影响生活品质,最要紧的是底气十足花掉自己挣的血汗钱,那才是保佑自己一生顺利的幸运佛。

  年轻时多半依靠梦想,虚度年华。一旦放飞理想,遨游太空,期待老天爷恩赐好运,尽快实现自己的雄才伟略。随着年龄增长,容易受到生存压力和利益驱使,无可奈何变得趋炎附势乃至俗气冲夫。总把目光和精力投注在生存法则上,从此不再关心自己的灵魂需要。外在的人脉资源似乎越来越丰茂繁盛,内心的温馨情感已经越来越接近枯竭,曾经花团锦簇与妙趣横生的灵魂家园,如今变得日益萎缩和贫困交加,真像《红楼梦》里: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到头来只剩下一具外强中干的躯壳,任凭岁月的风刀霜剑挫骨扬灰。

  我的灵魂很纯洁,像水一样,清澈透明,洁净无瑕。我的灵魂很美丽,像舍利子一样光芒四射,绚丽多彩,救人于水火。毫不谦虚向世人宣告,我有一颗高贵优雅、仁慈博爱、纯洁干净、孤独骄傲的灵魂。如今身在繁华世间,心已蒙尘,拿水清洗,用光芒照耀,复原还真。眼看灵魂也将受到污染,岂能容忍,却又在怯难逃。人生路曲折不平,顺逆起伏,怎样越过坎坷,浴火重生,一时竟找不到出奇制胜的高招。灵魂一旦出窍,是静等归来,还是灵肉分离?最后选择主动出击,不再沉默,找回英雄豪杰特有的骄傲与自豪。也许成功就在转念之间成为泡影,但绝不轻言失败。承载着梦想,寄托着理想,浸渍着思想,豁出去了,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翻不过的山,就看自己如何施展,坚信终会实现夙愿。

  关于梦想,愿将自己的人生过得有特色,不甘承受虽活犹死的颓废状况。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过程中,充分体验其乐无穷。人的生命有时候极其脆弱,天灾人祸不晓得什么时候突然降临。生命确实又是目前唯一可向浩瀚宇宙彰显存在的生物。不敢推测,如果一个人失去思想与斗志,成为类似植物人,那么生存亦无任何意义。灵魂不朽只是人们的想象和愿望,人死后灵魂也随之消失。灵魂之说属于唯心主义的思想延伸。对于许多信徒来说,相信人死有灵,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和精神寄托而已。相信人死无灵,并不因为唯物主义观点是正确的,就让人觉得活着没有意义。恰恰相反,知道人死后什么都没有,所以对生命更加珍惜。人死如灯灭,就是要让生命之火在熄灭之前烧得更旺盛、更亮丽。

  灵魂的深奥话题,就这样浅尝辄止、暂时搁置一边。可能我的歪理邪说,会让业内人士贻笑大方。回归现实,就是求医问药和柴米油盐酱醋茶。今天碰巧是一带一路峰会开幕仪式,北京的天空特别蓝,空气也格外清新。邻家六岁顽童贝贝跑过来,跟我两个美国籍外孙一起玩,楼上楼下顿时充满天真儿童的欢声笑语,我的心情也出奇的愉悦。尽管北京市政府封锁长安街沿线多条道路,关闭天安门附近多个地铁站。我仍然很自觉没有出门,呆在家里,看了一天电视,全面了解一带一路。据悉,有29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多位国际组织负责人,还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1500名各界贵宾,光临北京峰会。

  前晚,在正义路公安部招待所,我跟高级警官和解放军艺术学院军级教授,一起策划将跳入水库救活两名中学生、光荣牺牲的一级英模蔡松松的动人事迹,搬上荧幕。昨晚,在王府井南京大酒店,跟最高检朋友聚会,畅述久别重逢,热议人民的名义,很遗憾自己当时没有果断投资,失去一次名利双收的机会。今晚,应邀参加最高法、北京高院、大兴法院三级法官,安排在天坛公园附近祈年大街N号的餐叙。明晚,国际警察协会亚洲事务总暑的朋友,来京办事,澳门朋友特意选在北二环汉华国际酒店相聚。湖北高院高级法官以亲身经历为原型,创作小说《碰瓷》,讲述一位当过法官和律师的天才民商法博士后、运用高智商和丰富的法律知识、挑战现行法律制度底线,最终仍被正义的灵魂打败。人物剖析深刻,情感纠结合埋,矛盾激烈好看,焦点新奇怪异,真有戏!我甘愿投资法院题材的院线电影。

  作者:张齐英,北京飞天魅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系列院线电影《中国警察故事》《中国检察官故事》《中国法官故事》 出品人,发行人,版权人。